新闻活动
公告通知
一公斤78万,男子深山种石斛,自己从来舍不得吃
发布时间:2016-10-19    点击数:
大别山深处的霍山县乡村医生何斌,潜心种植野生霍山石斛30多年,并让霍山石斛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



目前市场标价每克高达786元的霍山石斛,比黄金还贵两倍,常常让普通人望而却步,似乎霍山石斛,从上市之初,就让她戴上“富人专用”的标签。然而,高贵的霍山石斛并不能改变她尴尬的身份,至今未能入中国药典,她只能以农副产品或保健品在市场出现。



大别山东麓的一片松树林中,石斛花开,一阵风吹过,杂夹着淡淡奶味的花香,沁人心脾。何斌的妻子戴着眼镜,用牙签轻轻拨开一朵健康的石斛花,挑起黄色花药,迅速送入另外一朵石斛花的蕊柱腔,七天后,若授粉失败,它们将会被采摘晾干,制成今年唯一一批对外售卖的石斛花。



若人工授粉成功,七天后,花的尾部会变绿膨大,继而结出果实,这种异株授粉的果实成熟后,被送往几十公里外的种苗培育厂,通过人工组培,培养出下一批种苗。十几年前,人工组培技术刚刚兴起,近乎绝种的霍山石斛,一颗不足1.5厘米的果实,价格是2000元。



北纬31°,常年多云雾,阴湿的环境下,石斛的生长极为缓慢,每年春天由上年老茎基都萌发一短枝,经历雨季的滋润,夏季的沉淀,山风的洗礼,雪水的灌溉,三年的轮回,多糖、氨基酸等成分积累到最大值,方才到达最适宜采摘的时间,在没有人工干预的时候,这个周期是五年,乃至更久。图为在野外生长了两年的霍山石斛,个头依然很小。



一个晴天的下午,一把剪刀,向下45°角快速采下石斛茎条,采摘的过程中,需要刻意下避开最为粗壮的茎节,这样来年新发芽的茎条方有充分的营养来源,接受大自然的馈赠,需要遵守山林里的规矩。图为山林里上山的工人。何斌家的石斛基地高峰时要雇佣50多名工人。



新鲜的石斛条含有大量的水分和胶质,清洗干净,去除鲜叶,借助大自然的风,肥美的茎条慢慢散失水分,胶质一点点凝聚。图为工人在分拣霍山石斛,霍山石斛的形状短小,与铁皮石斛比相差很大。



经历炒制、揉搓、绕条加箍、烘焙紧坯、整形、复火等一系列繁杂的工艺后,这种带着焦糖味的石斛干品,被称为“枫斗”。图为霍山石斛绕条看似简单,实际对技术要求很高。



其中,最为优质的枫斗又名“龙头凤尾”,茎基部形如昂起的龙头,茎梢形如翘起的凤尾,经开水冲泡后,头尾分明。图为石斛都是用炭火烘干。



何斌和妻子精心伺候的这种生长在仿野生环境中的石斛被称为霍山石斛,在人类已知的76种石斛属植物中,药用价值最高,是大别山区才有的石斛植物中个体最小的植物,因形似米粒,又被称为米斛,具有茎短肥嫩,肉质多浆等特征。



从唐代开始,霍山石斛多次作为贡品进入皇宫。1700多年前,《本草纲目拾遗》和《百草镜》二书中,明确记载了霍山石斛“出六安州及颍州府霍山县,形短只寸许,形如累米,嚼之唯有浆、黏齿”。图为石斛花也是很好的饮品,在霍山大山里,何斌一家通常用石斛花来招待客人。



而据《霍山县志》记载:“霍山石斛被认为无上妙品,1958年,著名当代京剧大师梅兰芳曾要求购买霍山石斛,1959年著名黄梅戏演员严凤英也曾要求购买以保嗓音,外商也纷纷指明要求购买由霍山石斛制定的“枫斗”,国际市场价格每公斤1000美元以上(1985年)”,由于数百年来只采挖而不培育,致使野生资源稀少,濒临绝迹。图为好的霍山石斛加工出来形状是龙头凤尾。



为了挽救濒临灭绝的野生石斛,医生出身的何云峙决心进行野生石斛改为家种的试验,并为此作出了不懈的努力。早在70年代,身为老虎崖中药场场长的何云峙,就已经开始研究石斛的无性繁殖,收效甚微。于是,他几经周折翻越大别山南麓到达岳西县拜访一位神秘的药农,得到了该胡姓老药农的真传。1981年后,霍山石斛在何云峙手中“死而复生”。图为何斌在巡山。他的仿野生石斛面积有30多亩。



54岁的何斌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乡村医生。图为何斌以中医见长,偶尔还有人请他搭脉。



他从十几岁起,便跟随何云峙上山采药,风餐露宿,一上山就是几天几夜。何斌在从医二十几年工作之余专注霍山石斛的野生改家种、仿野生林下种植、野生原种繁育研究以及石斛药用价值的开发,从而成为霍山石斛野生改家种和野生种源保护的发起人之一。图为何斌在称中药,他将霍山石斛与中药结合,在当地仅他一人。



何斌专心致力于仿野生石斛的种植,并利用自己精通中药的特点,开始尝试恢复失传许久的炮制技法,查阅古籍,拜访专家,黄酒、人参、黄精、红景天、莲子、红枣、炮姜、枸杞、三七若干煮沸,加入鲜石斛……图为何斌在熬制中药。



何斌已经获得十几项国家专利。



2010年,何斌在外工作的儿子儿媳辞去上海的工作,回来和父亲一起打点石斛产业,儿子儿媳在外负责销售。



2015年国庆长假,网络爆出一条新闻,来自四川广安游客在云南大理遭遇“天价”石斛,800克被强行收费12600元的负面新闻。不过那只不过是普通的铁皮石斛。图为霍山石斛基地,刚刚从组培室里出来的霍山铁皮石斛苗被工人清洗,然后进入大棚种植。



米斛这种被人们成为“仙草”的草本植物,只有在霍山大山深处才会生长,一度频临灭绝,“复生”后一年的产量最初也不过几公斤,直到去年也才有一两百公斤。而那种被800克卖成12600元的仅仅是云南、浙江、广西和安徽都产的铁皮石斛。图为如今,霍山铁皮石斛种植面积越来越大。



位于合肥市区何子文的霍山石斛体验馆,15克霍山石斛标价11800元,价格之高虽然令人乍舌,但相对全球一年仅有的百余公斤产量,也是尽在情理之中,“物以稀为贵。”更何况,这种仿野生的米斛需要在自然的环境下,百倍呵护长达5年之久。



标价高达786元一克的霍山石斛,几乎是黄金价格的两倍以上,自然不是普通人来饮用,因此去向也像她的生产和制作过程,带有神秘的色彩。图为霍山石斛生存环境很奇特,良好的生态环境犹如世外桃源,石斛虽然很多,不过村民很少去品尝,因为舍不得。



“随着霍山石斛种植技术的不断成熟,霍山石斛的产量也在逐年增长,不过2016年夏天的洪水,让野生石斛遭到毁灭性打击。”在何子文看来,霍山石斛价格一段时间还会坚挺,但下行是必然的趋势,未来进入普通人的生活,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图为霍山石斛基地,组培室里,成千上万颗霍山石斛苗被培育出来,这种技术运用,让霍山石斛“复活”并开始大面积推广。



也正是霍山石斛的如此珍贵,不少人做起霍山石斛的文章,而最令人不解的是一些人用外地石斛冒充霍山铁皮石斛,用铁皮、铜皮石斛的幼苗炮制成霍山石斛,真真假假,晃人眼球同时,也难免让人为霍山石斛的未来担忧。同样尴尬的是,至今霍山石斛都未能进入《中国药典》,未有名分的霍山石斛目前只能以农副产品或保健品身份在市场出现。


 


Copyright 安徽霍山县药王谷林农科技有限公司. 霍山石斛全产业链供应        皖ICP备14015805号-4